详细内容

蔡德成

时间:2022-03-02     

192d3b581e75f217fc0c3bb57b7cfbf.png

蔡德成的习医之道

蔡德成,出生于1955年,是大连五舟神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从事大健康产业之前,对于医学,他还是一位门外汉,他1974年底参军入伍,在部队工作近20年,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工作,离开部队后便开始了民办教育的创业,在转型中进入了健康产业。

十年聚力一棵草。对孔雀草的认知,始于生活中的偶然发现,之后便抓住不放,倾其时间精力和财力,持之以恒研究多年,真是十年磨一剑,不屈不挠,克服种种困难,边研究边学习,缺什么补什么。他坚信,在网络时代,人不该让自己的所谓专业束缚住,只要掌握了学习方法,就不存在不懂的专业,需要的只是勤劳的学习和思索,在互联网面前,不存在外行,只要你肯学习,肯搜索,什么专业都可以学到。在这几年中,他在草药领域中新学了无数知识,通过实践和思索,产生了一些有价值的中医智慧,为人类健康留下来有用的参考。

  在孔雀草的研究中,得益于他的哲学专业,自觉运用了唯物辩证法的方法论,他觉得中医与中华文化有着诸多的一致性,中医不只是一种知识,更是一种智慧,一种大文化,充满着中国哲学智慧,博大精深。他的习医习惯与他的哲学思维有一定关系,习惯于观察、体验、实践、思辨、究底、创新。

一个哲学工作者的中医观。蔡德成的大学专业是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他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去观察人的健康,研究植物的药性,善于用亲身实践去发现草药,把祛除自己的病痛当成检验药效的重要临床,坚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脚踏实地,忠于实践。中医的发展与民众的疾病紧密相连,久病成医揭示的就是这个规律,老百姓得了“怪病”,万能的西医回天无术之时,就迫使民间郎中死马当做活马医,创新就这样开始了,奇迹就是这样发生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医医术多藏于民间的原因所在,而这些没有行医资质的民间郎中,他们的创新和发现,往往得不到认可,反倒常备追杀,有许多被西医出身的医管人员及机构给无情绞杀了。管理中医不能采取与西医同样的方法,必须符合中医的自身发展规律。

学习掌握中医文化精髓需要倾其终身之努力,绝不是从大学选学个中医专业哪怕你一直读到医学博士就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医那么简单,她需要中华文化各方面的修炼,需要终身体验磨炼才能在某个领域掌握中医的真谛,她是集中华文化于一体的大学问。中医往往是无数个行医个体所构成的群体团队意识的结晶,一个人既使努力终身,也只能从某个方面有所发现,有所突破,有所建树。这就是为什么中医往往散落于民间,藏于民间的缘故,民间行医实践是中医生生不息的源泉,蔡德成呼吁国家应组织力量不断收集、整理、挖掘、升华来自于民间中医药的宝藏,利用国家力量来提炼、升华、规范、发展这些可贵成果。中医药并不像有人说的那样,已经失传了,除了历史上的经典,现在已无新发展了,恰恰相反,中医在民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她具有强盛的生命力,与中华文化一样屹立不倒,发展不停。此次抗击新冠病毒中国所表现出来的中医威力就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当然,由于产生于民间,有一定的自发性,其中定有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的伪成果,需要我们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但瑕不掩玉,我们不必因噎废食,加强规范就是了。对其升华再创造,她就永无止境,永不衰竭,生生不息。因此,要基于中医文化传统,奔向中华医学的更高未来。

蔡德成认为,大健康是继中医之后中华文化的又一大创举。

大健康要从防火做起。中医治疗始于初病,即从祛火开始,就是人们常说的治未病,其实有火已是已病了,并非未病。火是炎之源,火不治必成炎,中医始于治火,西医始于治炎,这是二者的本质区别,彰显出中医理论思维远高于西医,治火以断炎,没火即无炎,孰高孰低一目了然。中医是大智慧,它的高深是西医无可比拟的,它较早就运用了云计算大数据,是中国智慧的集大成,其博大精深的内涵值得我们认真探究。

所谓的治未病,应从防火开始,祛火次之,消炎更次之。如果说中医从祛火开始,那么,防火就是大健康的使命了,大健康的任务就是要防火于未然,使人远离火的骚扰,健康才有保障。西医就是消防队,起了大火(发生了炎症)就得救火,可每次救火之后,留下的都是满目疮痍,西医用手术刀把炎症切除了,留下来疤痕,切除了身体零件,使人已不是完人了,用伤害的办法处理了伤害。中医好于西医,他们用辩证思维对人体进行全面调理,对形成中的火进行综合治理,使人体免疫力得以全面提升,使身体得以恢复健康。而大健康则是对中医的进一步发展,把中医的外延扩大了几倍,由治火升华到防火,是人类健康的顶级理念。所以大健康的使命就是解决人身体的全面防火,拒火于身体之外。没有了火自然不存在炎,无炎症发生人类就会远离病痛之折磨。西医切炎,中医治火,大健康防火,层次分明,分工明确。

蔡德成的养生观。通过对自身朋友圈的人群观察,人的文化程度与其寿命成正比,也就是说,文化程度高的群体的平均寿命远高于平均文化低的群体。这在不同地区人均寿命高地得到证明,在我国,北京成为人均寿命最高的地区,原因很多,但北京的祖国首都地位,是祖国政治文化中心不无关系,他们的人均文化程度高于其他地区。有许多人,尤其是身居领导岗位的人,一旦退休,没有了忙碌去,没有了前呼后拥,没有了早起晚归,反倒健康状况日渐滑落,有的甚至很快就结束了生命。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停止了工作,停止了学习,停止了思索,忽然按下暂停键,打破了日常习惯,使全身心进入了僵死状态,生命还会长久吗?

  蔡德成认为,创新有益于养生,创新就得学习,就得思索,就得勤于动脑,脑不老人就不会老。要长寿就创新吧!一个人,六十岁退休时积攒了人生最丰富的经验与知识,岗位退休大脑一定别随之退休, 因此,活到老学到老是养生的秘诀之一,而老来创新是延寿的重要方法,落地实践不停的工作是长寿的要件。要健康,学习吧!要长寿,创新吧!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作者本人提供,发布本文为挖掘中医药防治、疗法,促进中医药创新发展,不做个别诊断、用药和使用的根据,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下一篇任余良
技术支持: 明伦科技 | 管理登录